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2020年“白富美”翼装飞行命丧天门山:极限运动到底该不该背锅?

2023-05-16 06:41:58 1557

摘要:在阅读此文之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和分享,又能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2023年4月6日,随着四个年轻人在张家界跳崖事件的发生,天门山再次闯入了大众的视野里,很多人都对此地有了望而却步的态度,因为这里不是第...

在阅读此文之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和分享,又能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2023年4月6日,随着四个年轻人在张家界跳崖事件的发生,天门山再次闯入了大众的视野里,很多人都对此地有了望而却步的态度,因为这里不是第一次发生类似的悲剧了。

早在2020年5月12日,一位名叫刘安的24岁女孩儿就曾命丧于此,只不过她的死亡方式则是在翼装飞行中出现了事故。

仅仅19秒的时间,这个有着花儿一般年龄的女孩儿便彻底消失了。为此翼装飞行这项极限运动也被推到了广大网友的眼前,无数人开始对其口诛笔伐,剖析它的利害。

那么刘安身上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翼装飞行过程中又出现了哪些意外?极限运动真该背锅吗?

颇受争议的翼装飞行

天门山是湖南张家界最美的景区之一,奇崛的悬崖峭壁配上如画的自然风景,令无数游客欣然前往,此地也成为了极限运动爱好者的“天堂。”

其中就有难度极高的翼装飞行,此种飞行模式是需要飞行员腾空后,张开手脚展开翼膜,同时借助肢体动作来掌控飞行方向,具备刺激性的同时,也隐藏着危险。

在刚刚过去的五一假期里,天门山就发生了一桩可以称之为壮举的事件。那就是翼装飞行探险家张树鹏,成为了第一个穿越天门洞的中国人。

4月30日,张树鹏乘坐着直升飞机缓缓上升到了海拔两千米以上的高度,与天门洞直线距离达到850米的位置时,他身着翼装从机艇起跳,以180公里的时速成功穿越天门洞。

这位老牌的飞行家对于这次成功的经历感到非常兴奋,在接受采访时,他更是高兴的表示征服了自己。由此翼装飞行这个极限运动,再次闯入了更多人的视野中。

不过对于此桩事件有人表示祝贺,也有人表示不理解,毕竟翼装飞行这项运动,一直以来都饱受大众的争议。

张树鹏亲手折叠降落伞

翼装飞行究竟有多大的难度呢?从门槛就可以看出,在全球范围内,持证翼装飞行的人员还不足1000人。

这个小众运动限制多,门槛也高,可依然架不住很多敢于冒险和挑战的人踏进这个领域。

另一类人则是对翼装飞行这项运动持反对,甚至是望而生畏的态度。这一点主要着眼于翼装飞行存在着极大的危险性,甚至有着超高的死亡率。

在整个飞行过程中能够造成事故的因素很多,比如撞击岩石、降落事故和开伞失误等等。除了这些就连恶劣的天气情况,以及令人琢磨不透的风向都是潜在的危险。

就比如最早进行这项运动的法国人弗朗茨•艾香德,就曾身着翼装从埃菲尔铁塔上英勇飞下,不幸的是由于降落伞的原因,在极短的时间内他就当场丢掉了性命。

像弗朗茨一样因为飞行事件伤亡的人还有很多,不过他们大多数都是西方人。因为翼装飞行这项极限运动,也是从别国渐渐传到中国的。

真正让很多国人对翼装飞行了解并产生抵触的时间是在2020年,也是在张树鹏翼装飞行的地点,曾有一个24岁的妙龄女孩儿命丧于此。

一脚踏进飞行领域,签下“生死状”

2020年上旬,作为大四学生的刘安怀着既忐忑又激动的心情来到了北京一家传媒公司。她并不是因为应聘而激动,而是想要和公司达成合作关系。

因为刘安在无意中得知,这家北京传媒公司有意拍摄一段极限运动的纪录片,作为公司素材进行宣传。恰恰刘安就是极限运动的狂热追求者。

不过与其他女孩儿爱好的极限运动不同,她所钟意的正是有着“距离死神最近运动”之称的翼装飞行。

刘安到达公司并了解完拍摄流程之后,激动的心花怒放,她当时满心都为自己能够在喜欢的领域,拍摄出最精彩的瞬间感到热血沸腾。

其实刘安之所以能够欣然和北京传媒公司达成合作,主要还是源于她本身就是一个很具有挑战精神的女孩,这一切单从她的过往中就能看出。

刘安1996年出生于天津,后来凭借着优异的成绩考到了北京的一所高校。由于家境的富裕,让刘安从小就养成了开朗外向且不甘于平凡的特征。

回顾她的过往会发现,刘安18岁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单板滑雪,对此父母也非常支持自己的女儿,认为多学点东西,于情于理都是合适的。

所以刘安的生活一直是丰富多彩的,之后她更是学习了潜水冲浪,到21岁的时候还曾亲自前往迪拜学习了跳伞,校内的很多同学,都对刘安的丰富人生拍手称绝。

在刘安的朋友圈里,经常会出现一些精妙绝伦的旅游图片,并且每条动态都透露着不羁的人生态度。

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常规的运动已经不能满足刘安的生活了。本身就具有挑战精神的她,需要更全新的极限运动来填补课余生活。

22岁时,刘安无意间在网上了解到了翼装飞行这项极限运动,当她得知此项飞行运动比跳伞更刺激且具有挑战性后,便一心想要进行尝试。

但是如果要对翼装飞行技术进行掌握的话,那么要花费极高的资金来支持训练。除了这些以外,各项装备的高昂购进就足以让普通人望而却步。

可是这一切放在刘安的身上,就显得没有那么困难了,因为她本身家境就十分优渥。哪怕知道此项运动具备一定的危险性,可一直对她百依百顺的父母,最后也默许了她的想法。

于是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刘安几乎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翼装飞行上。她费尽心思的去找大量的资料,来支撑自己对于翼装飞行的学习。

除此以外,她还不止一次的前往国外接受翼装飞行相关知识的训练。在此期间金钱的大量花费倒不是令她心烦的事,真正令她感到头疼的是此项技术的难度之大。

翼装飞行的门槛是相当高的,它不仅对飞行人员的体力、经验、精确的判断力和反应能力有着极高的要求,训练强度都比普通的跳伞要高达数个小时。

但刘安却是一个十分能吃苦的女孩儿,尤其是自己认定下的事情,就绝对会坚持到底。在两年期间她不停地前往国外学习飞行技术,一点点将自己融入了翼装飞行的圈子。

当很多同学得知刘安竟然成为了翼装飞行当中的一员时,个个对她既羡慕又钦佩。要知道女孩在翼装飞行的圈子里,可是非常稀有的存在。

翼装飞行让刘安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同时也让自己敢于挑战的想法得到了寄托。到2020年她得知传媒公司要拍摄素材时,便义无反顾与其达成了合作。

在她得知拍摄的地点,是所有翼装飞行者青睐的天门山时,更加强了她与其合作的决心。可正是双方进行洽谈的那天,也成为了刘安不幸的开始。

飞行突发事故,遗体找寻六天

2020年5月12日,北京文化传媒公司和刘安共同来到了天门山景区的拍摄地点。当天晴空万里,怎么看都是一个极适合拍摄素材的日子。

到达场地之后,拍摄人员再次和刘安规划了路线,并决定在当天上午11点左右让摄影师和刘安共同乘直升机,飞往高度约2500米的地方进行起跳。

那时的刘安对于这次拍摄任务感到非常轻松,因为在此之前她已经完全接受了翼装飞行的全部高空跳伞知识。经过一次又一次的飞行专业训练,她也有了十足的经验。

当然最给她勇气的,当属自己在翼装飞行领域中得到的等级。虽然那时候她的持证等级达到了C级,可实际能力却有了D级跳伞教练的水平。

可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这将是一次愉快的合作之旅时,一场巨大的意外也在悄无声息的靠近着。

当摄影师和刘安共同到达2500米的高空,并信心满满的往下跳跃时意外发生了。在短短的十几秒内,天空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风力之强让刘安偏离了原飞行计划的路线。

当时摄影师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刘安就直直的往下坠落了,本以为有着极丰富飞行经验的刘安,会在第一时间打开降落伞,但大家始终没见她有这个动作。

所有参与拍摄的人员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都无法确定刘安是不是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打开了那个降落伞。

在所有人安全着陆之后,第一时间拨打了报警电话,要命的是刘安本人并没有携带手机或GPS等设备。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不能第一时间确定刘安是否安全。

警方得到求助之后,第一时间对这件事情进行了详细的了解,并派出大量的警力进行搜索。由于玉门山下都是密林,此番搜救任务无疑十分困难。

时间来到5月18日,也就是在刘安失联六天之后,有搜救队伍在天门山玉壶峰北侧的一片密林中发现了她。

救援队伍第一时间到达了现场,只见当时刘安躺在一片血泊中,已经完全没有了生命体征。让人痛心的是,那把降落伞紧紧的挂在树枝上,没有丝毫打开的痕迹。

根据专业人士的推测,最大的可能就是刘安在出舱后没多久就陷入“螺旋状态”,因为气流和压力陷入了休克,所以后来根本就没有意识去进行操纵,这才酿成了悲剧。

随着警方的介入,刘安坠落事件被沸沸扬扬报道了出来,一时之间网上无数网友对此桩事件众说纷芸。同时也让很多人了解到,原来在天门山还曾发生过两起身亡事件。

在2013年,一位匈牙利的运动员在进行翼装飞行时,就不幸在天门山地区摔落身亡,不过那时的翼装飞行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视。

虽然有着前车之鉴,但有些人还是义无反顾的踏进这个领域,在2017年1月26日,一位加拿大人就在天门山东线进行了翼装飞行训练,不幸的是他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所以刘安是在天门山因为翼装飞行运动丧命的第三人,她如花儿一般的年龄,永远定格在了那片茂密的丛林中。

哪怕她的飞行技术在很多人的口中都非常的出彩,但依然没能抵得过意外对她的侵袭。

随着刘安已经被确认身亡的消息传出之后,一时之间翼装飞行四个字冲进了大众的视野当中,很多人在网上大肆发表着对于极限运动的看法。

着眼于刘安身上,当时大多数的人都认为刘安是属于自作自受,明明有着优越的家境和好的学习环境,却不懂得去珍惜,她的结局固然可怜,但做法引起了极大的批判。

不理解刘安的人,自然也认为极限运动是一个非常危险的领域。他们甚至把翼装飞行看作了是杀死刘安的始作俑者,纷纷发表言论对其进行批判。

不过更多的人则认为,极限运动不应该背这个锅,因为无论做什么样的挑战都具有一定的负面影响和意外。

这类人也认为人生之所以拥有乐趣,源于充满着各种不确定性,正是因为这种不确定,才构成了人生精彩的篇章,翼装飞行确实夺去了刘安的性命,但也给她的人生带来了两年的欢乐。

这种情况就属于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每个人心中的追求和想要发展的方向不同,自然所持有的意见和看法也会产生极大的分歧。

结语

其实翼装飞行这项极限运动,已经出现过非常多的伤亡事件,但依然有着挑战精神的人义无反顾的踏进这片领域。

他们当然并不是傻子,而是骨子里有种不服输且愿意冒险的精神品质,就像刘安一样,在她查阅大量的翼装飞行的相关资料时,也会看到它带给人类的死亡率。

可是她依然义无反顾地进行了尝试和挑战,这或许就是人所具备的最重要的一项品质——勇气。

刘安年纪轻轻失去生命固然令人心痛,但是极限运动却不应该背上“杀人”这口锅。

失败一定有原因,成功一定有方法,或许在一些冒险者的心内,过程远大于结果。

同时也希望更多的人看到极限运动的正反两面性,追求刺激也应该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之下。

如果把刺激二字放在生命之上的话,这不仅是一种可悲,更缩减了极限运动存在的意义。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